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262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这段时间要为现在工作的项目实现一个功能优化,十一前我就在这个问题上花了一周的时间。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查看和权衡到底应该采用哪种思路来实现对应的功能。于是选择了一个当时看起来更简单的思路,即用自己实现的一个统一的处理函数代替原来的根据各种判断条件而分别调用不同的函数,可以称之为A路线。为什么我敢于一部分原因忽视那些判断条件呢?因为我的功能优化只应用于一个特定的场景,在这个场景中很多那些判断都是没有必要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另外的思路需要我把自己的代码嵌入到之前的处理流程中去,可以称之为B路线。

对于略有经验的程序员来说,应该都知道,和其他的代码对接、耦合甚至于嵌入进去是多么令人痛苦的事,尤其是文档和规范不那么清晰,对方的注释也不够多,自己还是该领域的新人,很多默认的规范都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在这种情况下需要花大功夫去梳理对方的代码逻辑,去搞清楚对方的某个变量到底是做什么的,在处理流程中是怎么用的,我不需要的情况下是否可以传空等等。当然这是理想情况,实际上因为项目进度,以及大家都有自己要忙的事,只能自己猜,然后按照自己猜的搞,实在是比较终于或者有解决不了的BUG再去找写代码的人,不然对方也是会烦的不行的。而且一个项目,那么多代码,各自的作者又不一样,这其中沟通的的代价也是很大的。以至于实际上我自己,以及看别人的操作,都是搞清楚大概的情况,然后就凭自己的认知开始干活。当然实际上这带来了BUG的风险,还很大。

所以考虑到这种情况,我决定自己实现一个函数代替之前的流程,这样我的功能操作就只局限在我自己的处理逻辑中了。然后就遇到问题了花了好多天都没有解决,以至于在假期的现在,我仍然要花时间和精力来改这些代码。虽然放假前我就找到了原因,大概还是流程衔接和代码嵌入的问题。但是我仍然要面临选择,在同样痛苦的C路线和D路线中做出抉择,不管哪个实际上都是很花时间和精力的。而我无法判断哪个代价更小,外加如果选错了造成的时间上的浪费等问题,更别提还有新的BUG的引入等情况需要考虑。所以只能由更有经验的mentor来判断。

经过沟通之后,mentor建议我干脆用B路线,因为不管是C路线还是D路线,我需要深入了解和做的工作都太多了。于是我开始更加深入的了解和实现B路线的代码。半天时间似乎就解决了之前的问题,当然还需要继续调整以解决由此引入的其他问题。

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间点,一方面似乎我当时的选择做错了,应该选择B路线的,但是另一方面毕竟B路线我还没有完全实现完成,其中还是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是否B路线从最终实现的角度上来说真的就是正确的选择也不是已经板上钉钉的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可以用来讨论面对未知的选择这个问题的时间节点。

我在和家人朋友沟通将来会尝试出国,也就是润的时候总要面临一个问题:国外一定就好吗?即使是对于我来说,出国一定会带来更好的结果吗?尤其是我连出国旅游都没有进行过的情况下。

当然我可以说,我通过互联网等各种渠道对外国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同样,通过不受限制的网络、受限制的网络以及自己的亲身经历对国内也有了很多了解,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可以说如果我成功定居国外,那么自己大概率过的更好。

但是小概率事件呢?还有人生的那么多选择,总要面临这个问题。对于出国来说,固然可以说,其他人是下不了决心所以选择自己蒙蔽自己。其他的选择中也有一些可以用类似的理由解释。可是他们蒙蔽自己是他们的事,我要怎么告诉自己面对这种小概率时间的抉择?

对于一向推崇理性的我来说很简单,估计概率,估计收益和损失,然后计算大概的期望,选择期望更高的即可。可是对于那些不这么认知理性的人来说,对于那些口口声声科学就一定对吗的人来说,我似乎只是一个拜科学教徒,拜理性教徒,和他们有什么区别?无非就是他们信其他的东西,而我信科学和理性而已。而且科学和理性从基础上来说也不是百分百概念、逻辑清晰和明白的。数学上的极限的概念不就是花了上百年时间才终于有了一个还不错的定义么?

那么我要怎么向其他人介绍面对未知和巧合时的随机、概率、期望以及小概率事件的发生呢?尤其是一些关系亲近的人,给他们好好科普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吗?可是很多人学了概率论和数理统计还是会因为很多随机发生的小概率事件的发生而选择相信玄学、还有某些带有玄学性质的心理学理论。

又或者是人生态度的问题?对于我来说,只要自己当时尽可能综合自己的信息做出选择,那么自己的决定就是没问题的,哪怕后来来看,毕竟要考虑当时自己的信息就是受限的。就好像刮刮乐彩票一样,我做出选择的时候中奖的彩票所在的地方是确定的,但是没有这个信息的我选择彩票的时候要因为这个而痛苦纠结吗?甚至在选择了之后因为没中所以各种懊恼痛悔当时为什么没选择那个可以中奖的彩票吗?我以为是没有意义且没必要的,但是怎么向其他人描述呢?

即使这样,又联想到量子力学中测量的问题。无法测量其准确位置,那么在测量前一刻,粒子是否具有准确位置?即使这个准确位置永远无法测量。虽然从波的角度当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理解这种没有准确位置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