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的思想更为重要还是我的肉体更为重要?通过睡眠的方式失去了意识的我是我吗?通过昏迷的方式失去了意识的我是我吗?通过失忆的方式失去了一定的意识的我是我吗?如果我这些都失去了,只剩下了基本的生理特征,我还是我吗?如果我连这些基本的生理特征也失去了呢?如果再连我身体的组织形式也失去了呢?有人搜集到了组成我身体的所有原子,放在一起是我吗?

所以为了所谓的文明的延续变成野兽,和我为了自己的延续放弃了自己的组织形式,只保留组成我身体的所有原子有什么区别呢?

对于文明来说,为了自己的延续,睡眠、昏迷、失忆、失去思考能力、失去生理特征、失去原子组织形式,又到那一步才是不可接受的呢?

反过来,失去原子组织形式的我应该就不是我了,失去生理特征的我似乎在亲人眼中还是我?虽然换了一个名字叫尸体。失去思考能力的我在社会的眼中似乎还是我?虽然换了个名字叫植物人。失忆的我在除了我之外的人眼中可能都是我吧?但是现在没有失忆的我并不容易接受那还是我。昏迷的我还是我吧?我自己也接受了。睡觉中的我也是我吧?至少目前我是这么认为的,我为了明天睡醒的自己付出了今天努力和痛苦。

如果睡觉的我是我自己,那么睡着睡着突然昏迷了呢?突然失忆了呢?(实际上我现在并不能很详细想起来昨天的我的经历。)变成植物人了呢?变成尸体了呢?被打散成原子了呢?

我凭什么认为今晚睡觉之后第二天醒来的我还是我?如果有外星人清理了我的一部分记忆呢?(不需要外星人似乎人类大脑就会这么做)如果有外星人修改了我的记忆呢?修改了1%如何?修改了80%如何?修改了100%如何?如果不修改我的记忆,把我身上的所有男性特征换成女性呢?我还是我吗?我凭什么认为我是我?

或许我就是一个中空的盔甲,里面是空的,但是头盔、胸甲、护臂、护腿组合起来形成了人。就像这个符号:)也不过是一个冒号和右括号罢了,但是这种组合方式就还可以被称为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