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229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在上一波世界共产主义革命退潮之后,人类不仅失去了全面创造新世界的自信,甚至连破坏旧世界的勇气都不够用了。

女权运动,和现在的一些少数群体运动和共产主义都有一定的相似性,作为发声的主体的那部分人也都有相似性。

而大多数女性,各种少数群体,和工人一样事实上确实是被压迫着的。然而主体的那部分人提出的方案重点在于破坏旧世界,而不是建造新世界。(不是批评,毕竟现在没有人能提出什么建设新世界的方案,只是评价。)

事实上也因为缺乏新世界的建设图纸,这些人破坏旧世界的思路都是用的旧世界的。。。

于是用实质上的封建主义建设了名义上的社会主义,用仇恨为动力的女权主义宣传主导了进展并不那么令人满意的平权,用另一种形式的民族主义来对抗过去的民族主义。

这里指得不是直接被压迫的那部分人,他们连平权都没有得到呢。而指的是和他们属于同一个群体,但是境遇完全不同的那部分,也就是我认为的看起来时主体部分的那些人。

然后一些人看到了这些,于是反而开始维护起来了过去的旧秩序,仿佛没有他们这些人起来闹事,世界就是正常运行的。。。

或许是因为已经被暂时封杀了,所以督公表现出来了不像以往的那样对所谓的革命叙事的坚定和推崇,甚至让我感受到了他或许存在一定的迷茫。

但是我认为未来会好的!这也是我前面铺垫了那么多,最终要表达的意思。

从巨长远的角度来看,所有人都会死的,人类文明终究会消亡,地球会爆炸,太阳会熄灭。但是这就无所谓悲观和乐观了。

从不那么长远的角度看,只考虑趋势的话,人们对世界(包括自然世界和人类世界)了解的越多越深入,越准确,就越能让世界变得更好。知识就是善,来自古希腊人的一种信念,我用另一种方式理解并坚信。只是为了给这些知识留出空间,我们需要在人类文明的硬盘里保留一部分自由的区域。也因为我的这种相信,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偏向于自由主义者了。前几天在长毛象上一方面去掉了大部分关注者和我的关注,另一方面解除了我所有的屏蔽和隐藏。

但是固然未来是美好的,我充满着对未知的乐观。对于人类已知的未来,包括我所属的群体中的人的个人命运来说,我却不能具有几分程度的乐观。从创造财富角度来看,即使是有AI,有VR,有AR,有航天技术的提高,人类总体财富指数增长的能力仍然是在降低。

过去占有资源较多的人可以想着,我把资源投出从而获取未来更多的资源,于是把财富更多的投入生产,于是实际进行这种生产活动的人拿到了资源,进而一步步这样分配下去,底层人可以有更好的生活质量,上层人有美好的未来可以期待,并且从历史上看他们也确实得到了更美好的未来。

如果没有呢?上层人有什么理由把自己的资源花出去?即使不考虑上层人减少的投资,在经济下滑的时候下层人生活质量都是在下降的。两者之间的冲突必然会越来越激烈,最后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形式达成新的平衡。社会秩序终究是要重塑的,不管是民主国家,非民主国家,富裕的国家,贫穷的国家,甚至是整个国际社会。创业期间有创业期间的分配制度,稳定期间有稳定期间的分配制度,而后者往往更难。

说起来过去中国历史上王朝中期都会进行某种形式的改革,人们也会抱着各种各样的观念去评判不同的改革。现有的大部分发达的民主国家似乎面对这些更有经验一些,民主的沟通渠道也让这种新社会秩序的形成可以不那么暴力和充满冲突,现有的组织(不仅仅是政府、民族、国家)能经过这一次中期大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