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我做外卖员:田野笔记

作为外人看到的是朴素的工人阶级文化和生活。

但是也看到了基层的一些人,即帮助了他们,同时也是他们困境的来源,这种两重性是自古以来就有的。

比如古代的乡绅,即压迫下面的人,很多时候也站在下面人的立场上向上面讨价还价。共产党消灭了这些人,基层只有压迫下面人的属性了,于是苏联的乌克兰大饥荒,中国的三年大饥荒。当时的人们连古代都不如,因为不能逃荒。

还有全面的系统的来自整个社会和他们所在的公司的压迫,其中就有我的一份。虽然我可以说是外卖公司攫取了过多的利润,而不是我主要给他们带来了生活的困境,但是我的存在似乎就已经是这样了。就像我作为男性在男女平等问题上的立场一样。我不应该被审判,我无罪,但是我的存在确实是社会不好的一环。

即使面临这些,他们仍然在生活,在自娱自乐,这和我看到的关于工厂工人的情况截然不同,这是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区别。虽然他们的自由也只是自由的挨饿,但是总还是比被困在工位上拧螺丝的工人自由一些,生活的味道更足一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