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此时的中国人,不要惊讶,道德来自于社会,那么社会,文化,精英宣传的什么样,人们的道德就是什么样,而精英们也不可能说一套做一套,那么人们学的不是他们说的那一套,而且他们做的那一套,当然口头上是说的那一套。

就像宗教信徒的道德来自于神一样,那么宗教经典或者神职人员说了异教徒不是人,那么杀异教徒就像杀猪一样,还能免罪。难道这个世界上好人屠夫少吗?不比僧侣里面的好人少吧我觉得。

目前为止我了解到的来自于知识,反思和发自内心的道德反而可以和星空媲美,虽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软弱,踟蹰,犹豫不决的,因为它并不是绝对的。

如果要有人想改变我的道德中这部分的成分,要么用知识和逻辑说服我,但是这就是这部分道德本身所要求和认可的,要么就用药物,酷刑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摧毁我的人格,就像1984里面的温斯顿遭遇的那些。如果不通过这种破坏性的手段,我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2+2=5。但是我仍然是肉体凡胎,所以摧毁我应该还是可以让我承认2+2=5的,希望我如果可能面临这种情况的时候可以用死亡来逃避。

原来是随想,发在长毛象上,但是觉得有必要长期保存,而且长毛象开启了自动删除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