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要进入防疫新常态了,就是疫情一直不结束,不停封封封,虽然实际上已经并且可以结束了,所以总结一下。

想想我20年年初疫情爆发前就离开武汉回家了,然后只是隔离了三个月,就可以出门了。

然后是网课,但是生活没受到啥影响,毕竟我本来就不喜欢出门,而且当时不在市区,大家也都随便出门。

然后下半年到校,正好研二,不需要上课,每天睡到九点洗漱去另一个校区吃饭,刷刷rss,telegram到两点开始干活,看论文调代码。又因为相关研究跑一次实验就需要至少一周,所以其实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边玩边看代码跑的过程,然后因为无聊下午五点去吃饭回宿舍刷B站打游戏。

21年回家没啥事,再过来也没啥事,继续看论文跑代码,顺便快暑假的时候开始刷题,准备找工作。暑期开始投简历,一开学很快就找到了一个还可以的工作,于是干脆签了。于是又是每天闲的没事到处玩。

快到年底开始写论文,回家也没受到太大影响,当天就可以出门,在家写论文。开学前论文快写完了,过来一周写完,然后继续天天无聊。除了每次经过校门要出示通行证之外也没啥影响,毕竟我本来就不怎么出门。

总结下来,这三年我几乎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除了刚开始呆家里三个月心情暴躁(因为跟父母关系不近,而且从初中毕业就没和父母一起呆这么久过)之外没感觉哪里不舒服。

但是我对于自己所生活的环境越来越恐惧,我看到了他们可以为所欲为,打着防疫的牌子。我看到了自己距离不幸的深渊只有一步之遥。我看到了他们信口雌黄,掌握整个网络,于是可以随便编制修改所谓的“正确的记忆”。我看到了面对这种情况,我所处的群体无能为力。

我顺顺利利过完了这快三年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特殊,仅仅因为我运气好,而且即使是我运气好,我也不可避免要面临找工作难,虽然我运气好没太难,但是我也失去了更好工作的可能。还要面临工作之后的各种悲观前景,还有可能的各种坑,而且即使这样,由于所处环境的不景气,我还要尽量坚持下去。

我的心里只有无限的悲观,与恐惧。